snailoxy

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啊

今日份我的真情实感 花从来不是单箭头

羲和:

26号花录拜冰,27号山发地下车库照片衣服和手饰与vcr里的一样,29号花录非常静距离。

26号打没打电话呢,你不知我不知但那两位知道吧。

怎么说,还是那句话,山老师太会了,真的太会了。

表面是花在主动互动,ins积极点赞留言犯蠢的吸引。实则发大糖的都是你山老师。

不回自己微博活在魏大勋评论底下的是你山老师;

勋白雪宣传微博底下回【嗯】并发自拍的是你山老师;

魏大勋明知故问问山花cp是什么意思在评论回应并发魏大勋表情包的是你山老师;

魏大勋说整点自拍啥的发两人合照的是你山老师;

接受采访2017年印象最深刻的图片说是魏大勋表情包的是你山老师;

采访说和魏大勋在一起融入的更快一些的是你山老师;

明侦最后一期看着【魏】第一反应是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海边玩手拍手先摸脸的是你山老师;

很自然坐大腿的是你山老师;

测试游戏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魏大勋唱背着胖娃娃跳他背上的是你山老师;

是星主很不好意思挂在魏大勋身上的是你山老师;

看着魏大勋和别人撕衣服笑不出来的是你山老师;

坐垫子走的游戏第一个过来表示要拉着魏大勋走的是你山老师;

一激动就手脚并用的挂在魏大勋身上的是你山老师;

魏大勋被叫错姓第一时间出来调侃着维护的是你山老师;

知道星主是两个人还给魏大勋遮着最后也没指认星主的是你山老师;


被星主魏大勋拐走不但没有反抗还说帮他赢的是你山老师;


是天冷的原因吗和魏大勋一起走路叠着走的是你山老师;

表面又怼又嫌弃魏大勋选队长时毫不犹豫的选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怀疑魏大勋是星主最后还是把最多最重要的道具让魏大勋拿着的是你山老师;

配合队长魏大勋做小弟状捧场的是你山老师;




魏大勋要演小剧场配合接梗掀他帽子的是你山老师;



土味情话撩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过山车疯狂cue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明明和小姐姐约好三个字统一说白敬亭最后还是改成了魏大勋太危险的是你山老师;


非常自信的说魏大勋一定会说比心的是你山老师;


确定守护星后第一时间给魏大勋打电话并想和魏大勋同一个风暴星的是你山老师;

分开时给魏大勋发微信发视频通话打电话的是你山老师;

不是星主时做任务不是和魏大勋在一起就是在找魏大勋的路上的是你山老师;

最后一期最关心的不是别人选择的对象是谁而是魏大勋风不风暴他的是你山老师;

画印象最深刻的道具画的大勋花的是你山老师;

身旁不是魏大勋就原地转圈笑也不碰旁边人的是你山老师;




魏大勋生日那天让他踩鞋发照片的是你山老师;




一直用生日快乐梗评论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带着魏大勋去别止见同学的是你山老师;

把探班照片发出来还说是某人送的是你山老师;

给魏大勋精心修图对角线+滤镜+银时的是你山老师;

推荐郝帅角色给魏大勋的是你山老师;

明怼暗夸的是你山老师;

说魏大勋是一个特别热情细心真诚的人的是你山老师;

说魏大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好朋友的是你山老师;




录VCR明确魏大勋对于自己而言是要好关系的是你山老师;



我为这对好朋友起立鼓掌8。

两位是堂堂正正的关系好,彼此都认为对方是非常重要的好朋友也是盖章认证毋庸置疑了。

本山花女孩还能做什么,只好坑底躺平看两位老师的优秀操作了。

比今天更甜的糖是明天的糖,我拭目以待。


深夜看完预告激情写的小作文,想到哪写了哪,没想到的以后再补充。

魏老师的以后再写,估计更多。

从来都不是单箭头,是实打实的双箭头啊,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山老师在前段皮的时候眉毛一直在上挑小表情超丰富做作的很,后段双手交叉眉毛一次没挑仰头还做思考状表情认真明显是走了心了。

细水长流,希望两位关系不受任何人的影响随心相处,一起走花路,并肩成为国内新晋优秀男演员吧。


旅途这么长 和你一起才有意思啊

何桉哥哥:

飞机上还坐一起就真滴很戳我了

旅途那么长 和你一起才有趣吧

【魏白】七小时白昼

😭😭😭😭😭

chaumet:

*CP:魏花匠 x 白大神


*大量私设以及时间线改动,OOC,角色衍生请勿上升


*基本可以当架空看了,因为我没有学过相关专业的知识,只是写的时候查了些资料,如果有错误欢迎捉虫






所以遇到你是踏过无数星空的骨架。






魏花匠踏上方舟的第一秒,他就后悔了。




身边的人,非富即贵。他一个普普通通的花匠,站在其中显得特别格格不入。他跟着人流慢慢向前走,突然想起了来给他送行的撒大爷还有何种地。他哥哥似乎是为了让他安心离开,把船票给他的当晚就不辞而别了。魏花匠看着手里的船票犹豫不决,撒大爷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你咋这么不知足呢,你知道你手里这张票有多珍贵吗。你们这些能上方舟的,都是我们人类的希望啊!”




魏花匠看着两鬓有些微白的撒大爷作势就要把手里的船票塞给对方:“那这个船票给你,大爷你的妻儿不是都在上面吗,这刚好是个团聚的机会。”比起在茫茫宇宙中漂流上数月才能抵达充满未知的“新家园”,魏花匠其实更愿意留着这颗穷途末路的星球上,就算最后冰峰火海,至少脚下是熟知的土地。他种的那些花,还没开好呢。




何种地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他把船票又塞回魏花匠手里,笑着说:“你撒大爷还要留在地球上快活快活呢!年轻人,星辰大海才是你们的征途!”




虽然能登上方舟的皆非等闲之辈,但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就要分个三六九等出来。诺亚或许不介意与鸟禽牲畜共处一室,但蓝血们可从来都没有如此宽广的胸襟。末日来临,人类仍旧毫无长进,巴别塔早已被黄沙掩埋了许多年。


方舟内被分为了A区和F区两部分,每一张船票其实早已明码标价,只是有些人从来都没有知晓的权利。魏花匠一点都不意外地发现自己被安排到了F区,只是看着身边牢骚不断的人群,他觉得自己真的需要透透气。




路过长廊拐角的杂货间,他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动静。他搬开堆放的杂物,就看到了一只毛都竖起来的灰猫。魏花匠一下来了兴致,他慢慢向猫咪靠近,甚至伸出手想要去安抚这只明显受惊的动物。但没想到他的手刚伸到猫咪跟前,手指就猛地被咬住了。魏花匠疼得抽了一口气,但却没有甩开手,而是任由猫咪咬着,嘴里还不断念叨着安抚的话语。而处于惊恐中的猫咪也似乎是终于感受到了他的善意,松开嘴后叫了一声,然后舔了舔他被咬伤的手指。




魏花匠笑着把猫咪抱进怀里:“你这见面礼还挺贵重啊。”




因为资源有限,方舟上的食物都是按人数定量发放,每人每顿领到的食物都是被严格控制的。而为了照顾好这个凭空多出来的小家伙,魏花匠自然将自己的伙食也分了一部分给对方。这带来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吃不饱,魏花匠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吃罐头的猫咪,肚子又咕噜噜地叫了起来。他叹了口气,低头却发现猫咪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魏花匠突然窘迫了起来,他刚抬起手猫咪就去蹭他的手心。毛绒绒的触感带来了一些好心情,他摸着猫咪笑着说:“你放心,就算我撑不住了,也一定给你找个好下家。”




有时候睡着了也会被饿醒,无所事事的魏花匠就偷偷爬起来在方舟内四处转悠。就在魏花匠以为没有人会发现的时候,他一转身就看到了不知何时跟在自己身后的灰猫。猫咪看着他,喵喵叫了两声。魏花匠俯身把猫咪抱进怀里,挠了挠猫的下巴,无奈的说:“你也没吃饱啊?那没办法,我也没有余粮了啊。”猫咪蹭着他的胸口,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咕噜咕噜地睡了过去。




抱着猫往自己休息舱走的魏花匠就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蓉生物。他第一眼甚至以为自己是饿出了幻觉,明明应该被制裁的凶手此刻却站在他面前,甚至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自己。魏花匠舌头打结似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倒是蓉生物先开了口:“你自己都养不活呢,还有功夫照顾怀里那个啊。”




魏花匠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原来身边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捡了只猫。或许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尊贵的身份,登上方舟以来一直也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他。他独来独往习惯了,突然出现的“熟人”竟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现在是方舟上的“夜晚”,乘客们都在各自的舱中休息,飞船上安静得只能听见机械运作的声响。魏花匠甚至都不太记得这是在宇宙中航行的第几日,他们早已远离了太阳和月亮,时间的概念以光速被抛下,所有人似乎都活在不可言说的等待中。




漂浮在宇宙中的偌大方舟像一截枯木,洪水自光年外而来。




他冲蓉生物笑了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却突然被叫住了。他转头看见蓉生物从随身的小包中取出了两支密封的试管,递给自己:“这个营养液兑水就可以直接喝,三滴基本上能等于一天的食物摄入。”


“……为什么给我?”


“你就当是给你怀里的那个小家伙好了。”


魏花匠接过试管正要道谢,就听到蓉生物接着说:“人类十恶不赦,但动物毕竟是无辜的。还有一句忠告,离A区远一些。那些自诩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早从根上烂透了。”




蓉生物的话并没有让魏花匠在意太久,首先他本身对于那些含着金汤匙的人就没什么兴趣,其次眼前还有了更严峻的问题,魏花匠注意到F区的气氛正在不知不觉地变化。每天领到的食物分量在逐渐减少,而目的地依旧遥不可及。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蓉生物,但对方给他的营养液却真正帮了大忙。魏花匠甚至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发现同区的人数似乎在不断减少,但身边却没有人表达相同的疑问。他因为有些紊乱的生物钟从浅眠中惊醒,那只灰猫蜷成一团安睡在他脚边。




魏花匠穿过昏暗的长廊,正要返回休息舱的时候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一瞬间,天旋地转。




醒来的时候脑袋仍在嗡嗡作响,他动了动手臂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后背,太阳穴针扎一般的疼。魏花匠甩了甩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就发现自己处在一间装饰考究的太空舱内,如果不是透过舷窗看到外面浩瀚的星海,他或许会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方舟,毕竟他之前居住的生活舱跟这里相比,最多只能算是间储藏室。


“年轻人,你很幸运。”


魏花匠闻声才发现这间屋子里并非只有自己一人。在他几步外,站着一位穿着得体的中年人,正冲着他微微笑。而在中年人身边的皮椅上坐着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十足斯文败类的模样。与看上去面容和蔼的中年人相比,青年一手撑在脸侧,满脸的无精打采,扫了他一眼后就打着哈欠将视线移开了。


“只要能赢得胜利,我们少爷很大方的。”




无数个世纪过去了,上流社会的消遣却一点没有变化。野蛮的欢愉自罗马时代起便刻入血脉,累累残垣沾染都是血腥的荣光。魏花匠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被绞到了一起,他看向那位仍然笑意盈盈的中年人,不敢想象身边先后消失的人都去了哪里。而似乎是还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中年人甚至向魏花匠走近了一步,不断抛出更加诱人的条件。食物、水源以及隐晦的禁果。




“有几个臭钱就能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吗。”魏花匠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他看向因为他的话语而明显愣住的中年人,“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原本随意地瘫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皱着眉头坐直了身体,魏花匠冷笑着对上他的目光,“我看你才像只可怜的困兽。”




白大神也记不清这个提议是谁最先想出来的。数月的漫长旅途,总是需要找些乐子。他既然能在虚拟世界中成为战无不胜的王者,那在连键盘不都用碰的现实决斗中,他更没有输的道理。比起那些由冷冰冰的代码组成,需要计算攻防数据的游戏角色,看似有血有肉的活人反而更好操控。他只用加高筹码,那些被深渊凝视太久的人便会主动跳下。




人群的欢呼声中,看台对面妆容精致的女人举起手中的香槟冲他示意,下方的围场中鲜血四溅像放烟花。




每次参与决斗的人都是被完全随机选中的,而且也是被随机分配给“下注者”。白大神当然遇到过不合作者,只是对于那些在资源匮乏的F区中挣扎许久的人来说,他给出的每一项条件都绝对值得以命相搏。但面前这个人确实是意料之外。他从椅子上起身,慢慢走到被捆住双手的魏花匠面前,蹲下身来与他平视。




“哼,还挺有骨气。你说有几个臭钱有什么用?确实没什么用,毕竟对我来说不过输赢一场,余额里少几个零而已,但你就不一样了,谁知道你面对的是个有几天没见过肉的疯子呢。另外,知道为什么你呆的地方叫F区吗?F就是Fail的代号,这座方舟上本来就容纳不了这么多人。”发现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白大神心情大好,他推了推眼镜冲那中年人笑着说:“去告诉对方,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等房间的自动门关上,魏花匠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过载的信息量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而求生的意识也就突然强烈了起来。他为自己设想过的无数种人生结局里,怎么样都不应该包括眼前这一种。而就在他拼命想要挣开手腕上的绳索时候,突然听到了猫咪的叫声。灰色的猫咪从书柜上轻盈跃下,歪着头看他。




绳索被猫咪连抓带咬的弄松动后,魏花匠一把把小猫搂进怀里猛亲了几口,“平时没白疼你!你等着,我这就带咱俩出去。”结果,他抱着猫咪刚走到门口,迎面遇上了不知为何突然返回的白大神。魏花匠盯着脸色不善的白大神慢慢朝自己靠近,正准备动手,就听到了爆炸声。还没来得及抓住手边的东西稳住身形,猛烈的颠簸和突然的失重就将他抛向空中,后脑磕上天花板,闪烁的群星争相涌进双眼,裂变的黑洞终于将他吞噬其中。




魏花匠恍惚中觉得有人在踢自己。


“喂,醒醒,还有气儿吗。”他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额角带着些许擦伤的白大神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飞船已经靠近了MG星球所在的星系却不知道为何发生了解体爆炸,当时两人所在的太空舱自然也受到了波及,坠落在了附近的W-W77号星体上。幸运的是,77号当年也被认定为较适宜移居的类地行星,只不过因为后来发现了条件更为优越的MG星球,这个星球上那些还未完工的基建设施也就被彻底荒废了。




魏花匠觉得四肢仿佛都是重新被拼接过的,不适的酸痛感持续碾压过每条神经,他忍着断断续续的耳鸣,费力地去理解白大神所说的每句话。“所以,你已经发出求救信号了?那我们现在就只能坐在这等了?”


“不然你想再造一艘飞船吗?而且你这条命基本算是我救的了,你最好能有点自知之明。”


“……”看着面前趾高气扬的白大神,魏花匠突然不太确定这场劫后余生到底是福还是祸。“那谁知道这要等多久?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自力更生。”


“哦。我这里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源。至于你,好像确实需要想点办法了。但你要是求我,我也可以考虑考虑。反正现在这颗星球上应该就咱们两个活物,你自己看着办吧。”白大神话音刚落,魏花匠身后的小木箱就突然倒地。突然的动静让两个人的神经一下紧绷了起来,对视一眼后,谁都不敢轻举妄动。魏花匠悄悄咽了口口水,他的脑内一瞬间闪过无数乱七八糟的画面,结果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动作,那只灰猫就从箱子中跳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啊!吓死我了!”魏花匠一下笑了出来,他跑过去把猫咪抱进怀里,猛蹭了两下。白大神皱着眉头看着一人一猫其乐融融的画面,“你一直养着这家伙吗?”


“对啊,上方舟后捡到的。”


“你要继续养那是你的事,但我的食物可不会给它。”


“不劳您操心了大少爷。”




然后两人一猫就在这颗孤单的星球上开始了互不干涉的生活。白大神每天呆在他的太空舱里,在通关了所有的单机游戏后,便开始看他之前下载的几个G的电子书。不过他渐渐意识到,阅读液晶屏幕上跳跃的字符似乎远没有观察剩下的一人一猫有意思。




魏花匠在废弃的基地里找到了被密封保存的种子,他无比庆幸自己在地球上生活的那二十几年里帮着父母做了不少农活,积攒了不少实践经验。从基础工具的制作,播种、灌溉、再到深耕,身体力行一丝不苟。在太空舱坠落的附近找到了一条河流后,他甚至开始考虑如何净化水源。但面临的问题也十分显而易见,77号毕竟不是地球,作物生长的周期他无从知晓。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目前所处的地点,每天只有七小时处于白昼状态,魏花匠看着已经破土的幼苗默默攥紧了蓉生物之前给他的营养液。他只剩半管了。




白大神终于关掉了显示屏,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文字上,那只猫已经叫了十多分钟了。他打开太空舱门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魏花匠,灰色的猫咪一边叫着一边不停地去蹭魏花匠的手心。


这是他发出求救信号的第十一天。




魏花匠醒过来时候最先看到的就是卧在手边的猫咪,他眨了眨眼才意识自己躺在床上,白大神趴在不远处的桌边,似乎也睡着了。他慢慢坐了起来,轻微的动静弄醒了灰猫,喵喵叫着就跳进他怀里,他摸了摸猫咪的头,就看到白大神揉着眼睛也醒了过来。魏花匠抱着猫,看到白大神从桌子上翻出一支针剂,然后朝自己扔了过来。


“既然你醒了,就自己弄好了。从小臂上注射就行。”


“那个……谢谢你。”


“是你的猫一直叫,太吵了。”


“噗……别不好意思啊。我知道像你这样生在豪门的富家子弟,肯定从小孤独缺爱。只留你一个人在这鬼地方,你这种大少爷不要疯……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眼看着白大神上手就要抢走刚刚扔过来的针剂,魏花匠很及时的认了怂。


“还说不了。”


“不,不说了。”


白大神看着冲自己笑得十二分讨好的魏花匠,翻了毫不掩饰了个白眼:“少喝点毒鸡汤吧。谁告诉你有钱人生活不快乐了?有钱人的快乐,你们这种穷人根本想象不到。”


“……”




看着白大神揉着太阳穴转身就要走,魏花匠突然开了口:“我上方舟的那张票,原本不是我的。”


“你看着也不像能买得起票的人。”


“你们有钱人真不会聊天。老实说,刚登上方舟我就后悔了。但现在我不觉得了。”


“为什么?你可差点连命都没了。”


“因为现在我拥有了一整颗星球。”


“……你这人是不是乐观过头了。”白大神看着冲自己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魏花匠,转头看向舱门外荒凉的地表,黑暗正在吞噬掉最后一分钟的光亮,所有的星宿都沉默,三江春水却在这时突然漾过心门。




不过白大神很快发现,乐观精神在当下这个环境中似乎比食物和水源还要来的珍贵。他一次次发出的电波信号仿佛泥牛入海,远处的星云在燃烧爆炸,而眼前的电子时钟似乎已进入长眠。寂静无声的黑夜中,白大神开始失眠。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回到了中学的课堂上。脊背微驼的老先生嘴里念叨着万有引力和宇宙速度,慢悠悠的语气仿佛读天书,他拿着笔在牛顿的画像上涂鸦。




坐在前排的公子哥哈欠连天,举起手来提问:“老师,学这些有什么用呢?比起漫天的星星,姑娘们还是更喜欢我送给她们的钻戒。”白大神在满堂的哄笑声中停下手中乱画的笔,年逾半百的老师缓步走下讲台,笑着说:“金、铂这样的重金属元素只能来自于超新星爆发。那是宇宙中最绚丽的葬礼。所以你送给女孩一枚铂金的戒指,也是送给她一块星星的碎片。”




吵闹的教室逐渐安静下来,老师取下厚重的眼镜进行擦拭,“至于学这些东西有没有用,不应该由我来评判。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的是,不论怎样的出身和成长环境,我们都是由和地球一样古老的物质组成的,其中的三分之一年龄甚至和宇宙相当。这些原子以某种方式聚集在一起,最终形成你我。而所谓死亡,也不过是将这种特定组合打散重组的过程。”




然后白大神在食物的香气中醒来,他睁开眼就看到魏花匠献宝似地捧着一个瓷碗。第二十三天结束后,他撒下的种子在苍凉的宇宙一隅悄然迎来丰收,软糯的淀粉在高温中膨胀,带来了曾属于那颗蓝色星球的遥远的梦。




看着面前瓷碗里的糊状物,白大神皱了皱眉头:“这什么啊?能吃吗?”


“大少爷你就忍忍吧,条件有限。但是南瓜炖土豆,千金不换。”


“……我还是去喝我的营养液好了。”


“哎哎,别别别。你好歹尝一口,这可是这颗星球上长出的第一批作物。很有纪念意义的!”


魏花匠看着白大神吃了一口后就嫌弃的把碗推到一边,他便默默把碗拿回自己跟前,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反正啊,比起那些在由实验里的室精密仪器合成的冷冰冰的液体,我还是喜欢大地孕育出的果实。起码它们成长的每个阶段我都参与其中,不过这种乐趣像你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肯定是体会不到了。”




所以第二天醒来后,魏花匠看到站在自己“试验田”边上一脸严肃的白大神,残留的困意都被吓没了。他下意识的觉得是不是自己昨天说错了什么惹大少爷不开心了,打算拿他种的粮食出气。于是魏花匠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边拉开白大神一边问他要干什么。白大神看他一脸紧张的模样,撇了撇嘴说:“我觉得这没什么难的,我也会啊。”


“……可拉倒吧,我好不容易种出来点东西。你这种外行上来估计直接全给我养死了,那咱俩这就彻底玩完了。”


“我给你个机会,你再说一次。”


“……咳,我的意思是,你看你这手,碰过键盘鼠标以外的东西吗。所以,这种粗活重活还是我来就好。你要是实在没事干,可以去逗猫玩啊。”




于是白大神就从之前的无意识变成了光明正大地观察这一人一猫。然后他就发现,这只猫似乎很不喜欢自己。他盘腿坐在地上看着魏花匠忙来忙去,那只灰猫也就跟在魏花匠脚边来回转,边转边叫。魏花匠看白大神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停下手里的活,俯身把猫咪抱起来放到白大神身边。但没想到他转身刚走,灰猫又跟着跑到他腿边。来回几次后,白大神一把抓住要跑开的猫咪后颈,把小家伙提溜了起来。




被白大神抓起来的灰猫冲着他呲牙咧嘴,四只爪子在空中乱挥。白大神猛地松开手,猫咪摔落在地后,瞪了他一眼就又跑回到了魏花匠身边。


白大神皱着眉头拍了拍手。啧,同类相斥。




七小时的白昼仍旧不增不减,但白大神却觉得每晚的黑夜在被无限拉长,虽然他床头的电子钟依旧兢兢业业地告诉他时间分秒不多。比起无所事事的白大神,魏花匠除了照顾他那些粮食作物外甚至找到了新的爱好。白大神走到他身边,就看到魏花匠拿着一块金属在石壁上写写画画。


“你干什么呢?”


“留点纪念。”


白大神看到粗糙的石壁上被金属歪歪斜斜的划下了几排字符,他眯着眼睛刚要仔细辨认却突然被魏花匠挡住了。“哎,不许看。个人隐私。”


“……留纪念不就是给人看的吗?不然你留它干什么。”


“额……你就没什么想写下来的吗?脑子里的东西可储存不了多久。这些金属是我在这个星球上找到的,很坚硬,用着还挺顺手的。给你一块,你去那边的石头上写。”


“我可不,太不吉利了。弄得跟留遗言一样。”


“……”




看着白大神玩着手里的金属块转身走远,魏花匠继续在石头上刻字。他在广袤的银河中漂流,恒星接连死去,宇宙尘埃凝结成无数星体,他原本只是其中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一个。他本该无依无靠转瞬即逝,但他身体里来自不同星星的原子,却化成星光指引他越过荆棘密布的旅途,最后抵达那个人身边。




碳基生命与浩瀚的时光长河相比,实在太过于短暂和脆弱。也许是下一秒,也许是四十万个小时后,他就会氧化成风,变成泡沫与尘埃。那些曾经存满爱意的细胞、神经甚至骨骼,最终也将会无迹可寻。但面前这块坚硬的石头和他刻下的每一个字符,或许能代替他,将那些温柔的情意多保存一会。




等语言都失效,等文明都熄灭,等宇宙都瓦解,四散的原子隔着亿万光年永恒地遥遥相望,而我把自己零星地给你。




白大神回过神的时候他的手掌心已经被那块金属割破了。鲜血在伤口处搁浅,他几乎是慢了半拍才想起来去找医药箱。魏花匠抱着猫走进太空舱,就看到白大神举着血淋林的右手翻箱倒柜。魏花匠把酒精棉球碰上伤口,明显感觉到被他抓住的手腕向后缩了一下。他抬眼看向抿着嘴唇的白大神,轻声安慰道:“忍一下啊,有点疼。”




包扎完毕后,魏花匠发现白大神仍然在盯着纱布出神,血和酒精的味道纠缠在鼻尖。白大神狠狠盯着手上的纱布,似乎要看到表层下隐隐透出血色才罢休。然后,另一只手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握住了他因为包扎而屈起的指尖。




那些过去的,皆成为了序章。理论与制度建立起的世界轰然倒塌,以嗅觉和颜色填充的记忆在折叠空间中重建。他抬头对上一双笑眼,像封闭的山谷猛然敞开,大风无休止地刮进来。他想起爱琴海边的阳光,画像上斑驳的油彩,墨迹未干的十四行诗。他所想起的一切都不存在于这颗荒凉的星球上,但他却实实在在的想起了那些本该褪色的画面。他冰凉的指尖此刻有蝴蝶驻足,连带着末梢神经一起灼烧滚烫了起来。




夜里的时候白大神开始发烧,他从干涸的梦境中辗转而醒。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想找一眼清泉。他撑着桌面,双腿发软,视野中一只鲸鱼缓缓沉落海底。他抬起受伤的右手,却发现它只剩下了森森白骨。白大神喘着气猛地坐起来,第三十五天的白昼悄然来临。




高烧还在持续,体内的白细胞节节败退。药物扼住血管,白大神恍惚间看到魏花匠把一个装满沙土的玻璃瓶放在自己床边,一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花朵安静地开放着。


“这是我从地球带来的种子,我都没想到它还能开花。但最令我惊喜的还不是这个。”


“那最惊喜的是什么?”


“昨晚的黑夜多了一小时。”


“这算什么惊喜?!”


“这样我们每天就多了一小时。”


“然后呢?”


“意味着我可以多爱你一小时。”




因为光速的传播,这里的阳光大概是十二分钟前的阳光。我看到的我听到的都是延迟接收的信息,而我拥抱你的时候,我们心脏跳动的频率却是相同的。青色的蜂鸟在胸腔中雀跃,我吻着你,像吻着花蜜。




白大神的嘴唇上残留着苦涩的药粉,但是扫过他口腔的舌尖不断攻城掠地,大脑细胞在高温中持续尖叫,中枢神经在糖浆中粘连不清,按住他后脑的手仿佛绕树而生的紫藤,缠缠绵绵的情意密不透风。鼻息交融的时候,他看向对方亮晶晶的眼底,宇宙中璀璨夺目的星辰都变成了争相怒放的玫瑰。




魏花匠抬手摘掉他碍事的眼镜,在唇舌短暂分离的间隙提醒他:“专心点。”




我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 左手的原子与右眼的原子也许来自不同的星系。所以我是踏过无数星空的骨架才遇见了你,靠近你也是因为万千星宿的流转。这些来自天外的粒子在漫长的时光中并没有葬身宇宙,它曾是维纳斯的双臂,也组成过斯巴达的铁骑,莎士比亚在羊皮纸上写下最后一行诗,苹果砸在了牛顿头上。*




所以你看,沧海桑田宿命轮回,我遇见你是吸引,是注定。宇宙中的原子并不会湮灭,永恒之中有的是时间让这些特定的原子重新组合,再来一场安可。


而我们,也终究会在一起。以原子,以星辰。






END






带*的这一段,我忘记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说法了。所以凭记忆瞎写的一段,如果有知道原文出处的小伙伴欢迎告诉我!




*感觉写魏花匠的文好少哦,难道人人都爱魏有钱吗(。


*白大神是第三季里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嘿嘿嘿,而魏花匠在我心里就是个有着金子一般的心的人!


*本意是想写阶级悬殊的人在同样一无所有的环境下如何谈恋爱,但是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其实这篇主要还是想说,分别或者死亡都不可怕,因为我相信他们终会相遇。




*还有之前在提问箱里给我留言的小可爱我都看到了QAQ,等…等…等我忙完这一阵我就回复(鞠躬



我希望我的花可以远离一切恶意。

那么可爱的男孩子,
怎么会有人舍得用恶意揣测他,伤害他啊。